故道白云

佛教丛书 > 教史传记 > 故道白云 >

您正在阅读:《故道白云

更新时间:2015-06-23 08:38:11重聚

34.重聚 
 

  迦鹿茶离禀告丁大王、王后和耶输陀罗佛陀的归期后,便一个人持着钵,往佛陀回迦毗罗卫国的路上与他会合。迦鹿荼离行着一个比丘安祥缓和的步伐。他日行夜息,路上只在小村庄停下来乞食。他所到之处,都告诉当地居民悉达多太子得道回乡的消息。离开迦毗罗卫国九日后,迎鹿荼离便与佛陀和他的三百比丘遇上,一起同行。目犍连、憍陈如和迦叶兄弟都与其他的比丘留在竹林精舍。
  在迦鹿荼离的提议下,佛陀和三百比丘,都在迦毗罗卫国以南三里的尼拘律园度宿。翌日早晨,他们便进城乞食。
  看到三百个比丘穿着衲衣,平和肃静的持钵慢行,城中的居良都给留下很深的印象。他们到达的消息,很快便传到宫中。净饭王下令起驾,亲自前往迎接儿子。王后和耶输陀罗则在王宫里焦急地等待。
  当大王的座驾进入城的东部,他们便遇上比丘。御驾车夫首先认出悉达多。“王上,他就在那边,!他行在最前,而且他的衲衣比其他比丘的长。”
  兴奋中,大王也认出那穿着橘黄衲衣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佛陀散发着威严,又像被一环荣光围绕着。他手持乞钵,站在一间破陋的房屋前面。在他的平静专注中,乞食就是那一刻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事务。大王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妇入从屋内出来,把一个细小的马铃暑放到他的钵里。佛陀礼貌的向妇人鞠躬接受了。跟着,他又往隔邻的房子。大王的马车离佛陀遗有一段距离。大王叫车佚停下来。他下车行往佛陀。这时,佛陀看见父亲行近。他们向大家走去,大王走着急步,佛陀依然是平和轻松的步伐。
  “悉达多!”
  “父亲!”
  那先沙摩罗上前替佛陀拿着他手里的钵,好让他可以双手拖着大王的手。泪水直流下大王满布绉纹的脸颊。佛陀望着老父,眼里充满温暖的爱意。大王明白悉达多已非太子,而是一个很受人尊重的的精神导师。他虽然很想拥抱悉达多,但又恐怕这不甚适当。因此,他只合上掌向儿子鞠躬,就像一个国王向一位精神导师行礼一般。
  佛陀转头对舍利弗说:“比丘们都已乞食完毕。请你带他们先回尼拘律园。那先沙摩罗会倍我到王宫里才用食。我们午后便会回到僧团。”
  舍利弗鞠躬后便转身带比丘们回去。
  大王把佛陀端详了很久才说:“我还以为你会首先回家看看家人。谁知道你竟会先到城里乞食。为什么你不回王宫里吃呢?”
  佛陀对大王微笑。“父亲,我不是一个人回来。我是和僧团同行。我也是比丘中的一员,就如其他比丘一样,我也要行乞求食。”
  “但你有必要在这里的贫窟地区乞食吗?释迦族一向都没有人如此做过。”
  佛陀又微笑。“或许没有释迦族的人这样做过,但所有的比丘都是这样做的。父亲,乞食是一种帮助比丘锻炼谦卑和一视同仁的修行。对我来说,受穷苦人施予一个小小的马铃薯,与受帝王的美食供养是无异的。一个比丘是可以超越贫富的界限的。在我的道上,一切都是平等。每个人,无论他是怎样的贫穷,也都可以证得解脱和觉悟。乞食并没有把我的尊严降低。它只是认同所有人的本有尊严而已。”
  净饭王听得有点呆了。昔日的预言已应验。悉达多真的成了一个贤德之光耀遍天下的精神导师。拖着大王的手,佛陀与他一起步回王宫。那先沙摩罗跟随在后。
  全靠一个侍从因看到比丘而高叫,才引至乔答弥王后、耶输陀罗、孙陀莉难陀和年少的罗睺罗从露台上看到大王与佛陀这一幕。大王与佛陀快将行近时,耶输陀罗转过来面向罗睺罗。她指着佛陀说:“爱儿,你见到那拖着祖父的手,将近行到王宫大闸的僧人吗?”
  罗睺罗点头。
  “哪僧人就是你的父亲。跑去叫他吧,他有一些很特别的东西传授给你。你去问问他。”
  罗睺罗跑下阶梯,不到一会,他已来到王宫的前院。他跑过去佛陀那里。佛陀立即知道这个向他走来的小孩就是罗睺罗。他张开手臂来拥抱他的儿子。仍然喘着气,罗睺罗说道:“尊敬的僧人,母亲说你有特别的东西传授给我。它是什么?你可给我看吗?”
  佛陀摸了摸罗睺罗的面颊,微笑着说:“你想知道我要传授给你的是什么吗?别心急,过一段时间,我会慢慢把它傅授给你的。”
  仍然着父亲的手,佛陀又拖起孩子的手。他们三人一起进入王宫。乔答弥王后、耶输陀罗和孙陀莉难陀从楼上走下来时,看见大王、佛陀和罗睺罗进入了御花园。春天的阳光暖得舒服。到处都是鸟语花香。佛陀与大王及罗睺罗在云石的长凳上坐下来。他也请那先沙摩罗坐下。就在这时,乔答弥王后、耶输陀罗和孙莉难陀步进花园来。
  佛陀立刻起来行向她们三人。乔答弥王后里上去非常健康。她穿着一件青竹色的纱丽。瞿夷如往昔一般美丽,只是脸上青白了一点。她的纱丽颜色白如新雪。她全没有穿带任何珠宝饰物。佛陀十六岁的妹妹,身穿一件全色的纱丽,与她的乌黑眼睛相映成趣。她们几个都合上掌来,向佛陀深深地鞠躬礼敬。佛陀也合掌鞠躬回礼。然后,他才叫唤:“母亲!瞿夷!”
  听到他叫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她们两个女人都同时哭了起来。
  佛陀拖着王后的手,引领她到凳上坐下来,然后问道:“我的王弟难陀呢?”
  王后回答说:“他到外面去习武,应该很快就回来。你认得你的妹妹吗?你说她是否长大了很多?”
  佛陀端视他的妹妹。他已经七年没有和她见面了。“孙陀莉难陀,你现在已是个少女了!”
  佛陀跟着行到那输陀罗面前,轻轻执着她的手。她太感动了,被佛陀执着的手也在颤抖。她被带到乔答弥王后身边坐下。跟着,佛陀自己也坐下来。刚才步回王宫时,大王曾向佛陀提问很多的问题。但现在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就是罗睺罗也一声不响。佛陀望着大王、王后、耶输陀罗和孙陀莉难陀。每人的脸上都泛起了重聚的喜悦。过了片刻沉默,佛陀说话了:“父亲,我己回来了。母亲,我回来了。瞿夷,你看,我不是回到你身边了吗?”
  再一次,两个女人又开始哭了。她们的眼泪是因喜悦而流的。佛陀由得她们低声饮泣,却叫罗睺罗来坐在他的身边。他亲切的轻抚孩子的头发。
  乔答弥用纱丽的一角拭干眼泪,望着佛陀笑着说:“你离开了很久啊,超过七年了。你可知道瞿夷是个如何坚强的女人吗?”
  “母亲,我一直都很清楚她深宏的勇气。你和耶输陀罗是我所认识中最大勇气的女人。你们不只给了你们的丈夫了解和支持,也成为坚强女性的典范。有你们在我的生命中是我的幸运。这令我所做的事更容易成就。”
  那输陀罗只是微笑,但没有说话。
  大王说道:“你已告诉我在寻道过程中直至苦修时的一些艰苦经历。你可以给他们再说一遍,然后继续讲下去吗?”
  佛陀约略地述说他漫长的寻道历程。他告诉他们与频婆娑罗王在山上的相识,以及优楼频螺的贫苦村童。他又提及他的五个同修异行的朋友和在王舍城与比丘们接受的隆重供宴。每人都静心聆听,就连罗睺罗也一动不动。
  佛陀的语气温和亲切。他没有说太多细节和有关苦行的时期。他用他的说话来把醒觉的种子种植在他至亲的心里。
  一个侍从走过来在乔答弥耳边细语。王后也同样给他回应。不久,那个侍从在园里准备了用午饭的桌子。食物刚放上去,难陀便出现了。佛陀很高兴地与他招呼。
  “难陀!我离开时你还不过十五岁。你现在已是成人了!”
  难陀笑着。王后告诫他说:“难陀,正确的向你兄长行礼。他现在是僧人。合掌向他鞠躬吧。”
  难陀鞠躬后,佛陀也鞠躬向他的弟弟回礼。
  他们一起移至餐桌。佛陀嘱那先沙摩罗坐在他旁边。一个侍婢把水端来给他们洗手。大王问佛陀:“你的钵里有什么食物?”
  “我乞得一个马聆薯,但我发觉那先沙摩罗却什么也没有。”
  净饭王站起来。“请让我从桌上供奉你俩一些食物。”耶输陀罗替大王拿着大盆的食物,让大王给两位比丘供食。他把香米白饭和咖哩杂菜放进他们的钵内。看见佛陀和那先沙摩罗都专注寂静的吃,其他的人都以他们作榜样。只有鸟儿继续在园里歌唱。
  他们吃过午饭后,王后再请大王和佛陀到云石凳上坐下。二个仆人奉上一盆橘子,但只有罗睺罗吃它,因为其他人都已沉醉在佛陀的经历里。乔答弥王后比其他人发问得多。当大王听到佛陀形容他在竹林精舍的房子时,他提议替他在尼拘律园也建一间同样的。他又表示他希望佛陀能多留数月,以便对他们宣说大道。乔答弥王后、耶输陀罗、难陀和孙陀莉难陀都欣然同意大王的建议。
  最后,佛陀说是时候他回到尼拘律园与其他比丘会合。大王站起来说:“我想如摩揭陀的国王一般,请你和你的比丘到我的王宫里应供。我也会同时邀请所有王族和政要到来,好让他们可以听你说法。”
  佛陀表示他很乐意接受这个邀请。他们决定七日后聚宴。耶输陀罗表示希望在东宫私自设宴款待佛陀和那先沙摩罗。佛陀也接纳她的邀请,但认为最理想的日期,是在大王的供宴后几天。
  大王本想下令用马车送佛陀和那先沙摩罗回去的,但佛陀拒绝了。他解释说他比较喜欢步行。于是,他们全家一起陪同两位比丘步出王宫的外闸。跟着,他们便合上双掌,向两位比丘拜别。
本内容由佛商网整理自互联网,供广大佛友在线研读,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
欢迎转载网站内容给周边的佛友,功德无量。

好书榜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佛商网在线客服:1480809595

Email:1480809595#qq.com

微信订阅号:FoShang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