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道白云

佛教丛书 > 教史传记 > 故道白云 >

您正在阅读:《故道白云

更新时间:2015-06-23 08:37:51每个人的眼泪都是咸的

43.每个人的眼泪都是咸的 
 

  波斯匿王到祗园精舍的访问,惹起了很多人对精舍的兴趣,同时也提升了佛陀僧团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朝臣都留意到大王没有一次错过每周举行的法会,因此他们也开始跟他一起参加。他们有些是出自对佛陀教化的仰慕,但一部份便只是为了讨好大王而这样做。来访祗园精舍的知识份子和年青人与日俱增。在安居的三个月内,就有一百五十个年青人在舍利弗座下受戒为比丘。一向被大王护持的其他宗教领袖,都开始感到威胁,因而视祗园精舍为眼中钉。在雨季安居结束的典礼收,大王给每位比丘供养新的衲衣,又施济食物和日用品给穷苦的家庭。大王一家人,也同时在这次大典中正式受持三皈依。
  安居之后,佛陀和一众比丘前往邻近的地区向更多的人弘法。一天,正当他们在恒河附近的村落乞食时,佛陀留意到一个担粪的男子。他是一个‘不可接触者’,名叫苏利陀。苏利陀早已听闻过佛陀和比丘,但今次还是首次见到他们。他十分慌忙,自知自上的衣服污秽和臭气薰天。他赶快从路上跑开,走到旁边的河里。但佛陀早已决定要和苏利陀分享大道。苏利陀避开之时,佛陀也跟着他走。舍利弗明白佛陀的心意,于是便和佛陀当时的随从,弥伽耶尾随在后面。列队而行的比丘,全都停了下来,静默的在那里观看。
  苏利陀真被吓坏了。他急急的把满桶的粪放下,到处找地方回避。岸上站着众多其他的比丘,而佛陀和两位比丘就直站在他眼前。不知所措,苏利陀只好合上双掌,河水及膝的站在那里。
  好奇的村民都全部从屋里出来,走到岸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苏利陀是因为怕自己会污染比丘而回避的。他没有想过佛陀会这样跟上来。苏利陀深知僧团中有很多贵族阶级的子弟。他知道污染了比丘将会是罪无可恕的。他只希望佛陀和比丘会快快回到路上。可是,佛陀就是不走。他向前直行到水边,跟苏利陀说:“我的朋友,请你行近些让我们谈谈。”
  双掌仍然紧合,苏利陀抗拒道:“大人,我不敢!”
  “为何不敢?”佛陀问道。
  “我是个‘不可接触者’。我不想染污您和您的比丘。”
  佛陀答道:“我们修行之道,是没有阶级界限的。你是一个人,就和我们一样。我们绝不怕会被污染。只有贪、瞋、痴才会把我们污染的。一个像你这样和悦的人,只会替我们带来欢喜。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我叫苏利陀。”
  “苏利陀,你想像我们一样成为比丘吗?”
  “我可以吗?”
  “为何不可以?”
  “我是个‘不可接触者’啊!”
  “苏利陀,我已经解释过,我们所行之道是没有阶级的。在醒觉之道上,阶级不再存在。这就像恒河、耶牟那河、阿夷罗跋提河、萨罗河、牟那河和庐奚多等河流。它们一旦流入大海,便再没有个别的身份人。一个出家修行大道的人,无论他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或‘不可接触者’,都已把他的阶级放下了。如果你喜欢的话,你是可以像我们一样成为比丘的。”
  苏利陀真的很难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把舍着的双掌放到额上,说道:“从没有人这样慈祥的对我说话。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假如你肯收我为徒,我发愿会全心全意去实行你的教导。”
  佛陀将乞钵交给弥伽耶,然后向苏利陀伸手,说道:“舍利弗!来帮我替苏利陀沐浴。我们就在河边这里给他授戒为比丘。”
  舍利弗尊者微笑。他把自己的钵放在地上,然后上前协助佛陀。佛陀和舍利弗把他洗擦时,苏利陀感到有点不舒服和不习惯,但他并没有异议。佛陀嘱弥伽耶阿难陀取来一件多出来的衲衣。苏利陀受戒后,佛陀安排他依止舍利弗。于是,舍利弗便带他回去祗园精舍,而佛陀和其他的比丘则继续平和地乞食去。
  当地的居民都亲眼看到这一切。消息很快便传开,说佛陀接纳了‘不可接触者’加入僧团。这引起了城内高层阶级的哄动。在憍萨罗,有史以来都未有过一个‘不可接触者’被精神团体接纳。很多舆论都责备佛陀把传统违反。一些比较严重的,更暗示佛陀在进行推翻体制,策动暴乱的阴谋。
  这些传言从各方面的在家众甚或道听作说的比丘流入精舍。一班大弟子,诸如舍利弗、目犍连、摩诃迦叶和阿耨楼陀等,便与佛陀会商,讨论有关外间的这些反应。
  佛陀说:“我们接纳‘不可接触者’,其实是迟早的问题。我们所行的,是平等之道。我们不承认阶级的存在。我们现在虽然在苏利陀成为比丘这件事上遇到了问题,但我们这历史性的创举,实会为后世所铭感的。我们必需要勇气于而对这些困难。”
  目犍连说道:“我们不是缺乏勇气和能耐。但我们如何能够减消众人的敌对态度,以令比丘们无碍修行呢?”
  舍利弗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继续令人对修行保持信心。我会尽力帮助苏利陀在修行上的进展。他的成功,便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证明。同时,我们也要设法对人解释我们对平等的信念。师傅,你认为怎样?”
  佛陀把手放到舍利弗的肩膊上。“你所说的,正是我的心意。”
  苏利陀受戒所掀起的风波,很快也传到大王的耳里。一群宗教领导人要求与大王面谈,以表明他们对此事的不满。他们有力的陈词,使大王分困扰。虽然他是佛陀的忠心弟子,但也要答应调查此事。几天后,他造访祗园精舍。
  下车后,他独个儿步入寺院之地。凉荫下的路径,不停有比丘从他身旁步过。大王沿着往佛陀住处的径上走。每遇到一个比丘,他都鞠躬作礼。一如以往,比丘们闲静平和的态度,巩固了大王对佛陀的信心。行了半路程,他看到一个比丘坐在大石上,在松树下给一小群比丘和在家众说教。这个情景十分怡人。说教的比丘年在四十以下,但脸上已散发着很明业的安祥和智慧。他的听众无疑是被他所说的话吸引着。大王停下来聆听之后,也深受感动。但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这才继续前行。他希望迟些回来,才再听这比丘的讲教。
  佛陀在房子外亲迎大王,再请他在竹椅上坐下。互相问好之后,大王便问佛陀那在石上说教的比丘是谁。佛陀微笑着答:“那是苏利陀比丘。他曾经是担粪的‘不可接触者’。你认为他的说教怎样?”
  大王感到困窘。这个道貌岸然的比丘。竟就是那个担抬粪便的苏利陀!他从没有想过这会是有可能的。个还未知如何反应时,佛陀再说:“自从第一天受戒,苏利陀比丘便全心全意的虔诚修行。他是一个极之诚恳、聪敏、和有决心的人。虽然他只是受戒了仅三个月,已赚得德高意净的美誉。你会想与这位难得的比丘结识和给他供养吗?”
  大王坦白的说:“我真的很想与苏利陀比丘会面和给他供养的。大师,你的道理精深奥妙。我从没有遇过如你这样心怀辖达的精神导师。我真的认为没有一个人、一样动物或一样植物,不是因你对他们的了解而受惠的。我告诉你,我今天到来,本来是要向你查问你为何会接纳一个‘不可接触者’加入僧团的。但我现在已亲见亲闻,真正的明白了。我不敢再问。你倒不如让我俯伏在你面前吧。”
  正当大王站起来要俯身伏在地上,佛陀也同时起立,执着大王的手。他请大王再坐下来。他们都再坐下后,佛陀望着大王说:“陛下,在解脱之道下,是没有阶级的。在觉悟者的眼中,人人都是平等。每个人的血都是红色。每个人的眼泪都是咸的。我们都一致是人。那就是我欢迎苏利陀比丘加入僧团的原因。”
  大王合掌说:“我现在明白了。我也意味到你的道业上将会障碍重重。但我也同样知道你有足够的力量与勇气排除万难。至于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来护持正法。”
  大王向佛陀请辞,再回到那棵松树处,希望听苏利陀比丘说教。可惜,他和听众都不见了。大王只可见到数个比丘在小径上专注地慢步而行。
 
本内容由佛商网整理自互联网,供广大佛友在线研读,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
欢迎转载网站内容给周边的佛友,功德无量。

好书榜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佛商网在线客服:1480809595

Email:1480809595#qq.com

微信订阅号:FoShang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