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道白云

佛教丛书 > 教史传记 > 故道白云 >

您正在阅读:《故道白云

更新时间:2015-06-23 08:37:23晨星出现

55.晨星出现 
 

  一天,佛陀和阿难陀往访城外的一间小寺院。。他们抵达时,正值比丘出外乞食。当他们在寺院周围随意漫步时,他们听到寮房里传出一阵阵可怜的呻吟声。你陀进内一看,发现一个唇焦脸白、骨瘦如柴的比丘,绻曲在角落里。空气中弥漫着呕心的臭味。佛陀跪在那比丘身旁,轻声问道:“兄弟,你生病吗?”
  比丘回答:“世尊,我害了痢疾。”
  “没有人照顾你吗?”
  “世尊,其他的师兄弟都出外乞食了。这儿只剩下我一人。我生病的初期,是有几位师兄弟照顾我的。但当我知道自己没用,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便叫他们不要再理会我。”
  佛陀对阿难陀说:“去取些水来。我们替这位兄弟清洁一下。”
  阿难陀拿了一桶水进来,和佛陀一起给比丘沐浴。他们又替他更衣,然后把他扶到床上去。接着,佛陀和阿难陀把地方清擦洁净,又将比丘的脏衣洗涤。正当他们把衣服晾晒时,其他的比丘刚从外面回来。阿难陀尊者叫他们煲点水给生病的比丘调药。
  众僧请佛陀和阿难陀与他们一起用食。饭后,佛陀问他们:“寮房里的比丘患了什么病?”
  “世尊,我们起初是有照顾他的,但他后来却叫我们不用照顾他了。”
  “比丘,我们出家修道,便再没有家人和父母在身边。我们生病时,又怎以不互相照顾呢?我们是应该互相关怀的。无论生病的人是老师、学生、还是朋友,我们一定要给他照料,直到他康复。比丘们,如果我病倒了,你会照料我吗?”
  “当然会,世尊。”
  “那你们也必需照料其他生病的比丘。照顾任何一个比丘,就等如照顾佛陀。”
  比丘们都合掌鞠躬,以示遵从。
  接下来的夏季,佛陀在舍卫城的东园居住。这同时,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也在舍际城给一群尼众说教。扶助她的契嬷比丘尼,曾是频婆娑罗王的一个妃嫔。早在二十年前,她已皈依佛陀。起初,她本具的的慧根被她的傲慢所蒙蔽。后来经过佛陀的指导,才学会了谦逊之道。在家修行了四年,她便要求受戒为尼。她在修行上精进勇猛,是尼众中的一位重要导师和领导人。鹿子母夫人时常到来探视她和其他的比丘尼。一天,鹿子母夫人邀请善达多,亦即给孤独长者、赠送祗陀园给僧团的慈善长者,与她同行,并给他介绍认识契嬷、法尘那、莲花色、和波多恰拉等比丘经。鹿子母夫人告诉善达多,她们全部在未出家以前,已经与她相识。
  另一天,善达多带同一位也叫鹿子母的男性朋友前往比丘尼的修道中心,因为他是中心里一位名导师,法尘那比丘尼的亲属。两位男士参加了法尘那比丘尼的法会,听她说教五蕴和八正道。善达多回到祗园精舍后,把法尘那比丘尼所说的,全告诉了佛陀。
  佛陀说:“假使你请教于我有关这些主题,我说的也只会一法尘那比丘尼所说的全部一样。她是真正得到解脱和开悟之道的扼要。”
  佛陀又对阿难陀说道:“阿难陀,请你记下法尘那比丘尼的开示,再向全部的僧众覆述一遍。她这次的开示非常重要。”
  另一位跋多迦毗罗梨比丘尼,也是以深利法要而闻名的。一如法尘那比丘尼,她也常被邀请到外地说法。
  至于波多恰拉比丘尼,她的背后则有着一个动人心弦的悲惨故事。她是舍卫城一个上富人家的独生女。因父母对她过份保护,她自幼便被关在屋里,从来不许外出。因为这原故,她也就完全没有机会与外间的人接触。到了婚嫁年龄,她私下与家里的年青仆人恋上。当父母把她安排嫁给一个豪门公子的时候,波多恰接便相约情人一起私奔。应该出嫁那天的清早,她化装成一个婢仆,假装到外面取水。出了家门,她便与情人会合,远走他乡,共谐连理。
  三年后,波多恰拉怀孕。接近产期的时候,她希望依循乡例,回娘家待产。虽然丈夫起妆不愿,但最后也答应同行。只是,波多恰接半路途中,已产下一名男孩。再没有必要继续旅程,他们便折返回家。
  两年后,波多恰拉再次有喜。她她再一次要求丈夫陪她回去娘家。可惜他们这次便遇上了灾难。途中,他们碰着暴风雨,而波多恰接也就在这时作动起来。她的丈夫看见这个情形,便嘱她在路旁等着,待他往林中取些枝叶回来,暂作遮盖。波多恰接在那儿等了很久,丈夫还未归来。就在这风雨交加的黑夜里,她产下了第二个儿子。天刚亮,波多恰拉便一手抱着新生的婴儿子,走到森林里寻找丈夫。当她发现丈夫原来已被毒蛇咬死了多时,她哭得死去活来,悲怯不已。最后,她也只好站起来,带着两个幼儿,蹒跚地朝着舍卫城的老家前进。她终于到达河边。由于前一夜的濠雨,河水高涨,四周的水位都太深,使他的大儿子没法涉过对岸。在此种情况下,她只好嘱大儿子在岸上等她,让她先行把婴儿扛在头上,涉水过河,再回来接他。正当她把小儿子扛在半空,涉水而过时,一头大鹰滑翔而下,把婴儿抓去。波多恰拉高声呼叫,以期大鹰会释放婴儿。可是,爪下无情,大鹰瞬即飞走了。那边厢,她的大儿子听到妈妈的呼叫声,还以为母亲叫他前去。波多恰拉回一望,见儿子踏进急流的河水里。她大声唤他止步,可惜已来不及了。眼看着洪流卷走大儿子,她却无法抢救。
  波多恰拉过到对岸时,已再无法支持,倒卧在岸上。苏醒后,她勉强站起来,继续前行。步行了数天,她终于抵达舍卫城。她一抵家门,却发现双亲原来在早前的风暴中,被蹋下来的围墙压死。那天正是她父母亲火葬之日。
  波多恰拉登时倒卧路旁。她不想再活下去了。一些可怜她的人,把她带来谒见佛陀。佛陀听过她的遭遇后,用温婉祥和的语气跟她说:“波多恰拉,你真的受了很多苦。可是,生命里并非只有痛苦和不幸。鼓起勇气来!如果你修行觉悟之道,将来就是要面对最难受的痛苦,你也会一笑置之。你会学懂如何为现在和未来,重新创造和平与喜悦。”
  波多恰拉向佛陀鞠躬顶礼,并求受三皈依。佛陀把她交托摩诃波阇波提尼师照顾。不久之后,波多恰拉更受戒为尼。摩诃波阇波提尼师对她十分爱护。经过几年的修行,波多恰拉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一天,她洗脚时望着地上的水慢慢渗进泥土里,顿时生慧,彻见无常之性体。接下来的数日数夜,她禅修时都持观此象,直至一天黎明,她参破了生死之迷。不期然地,她写了一首诗:
  那天洗脚时,
  我见细流水
  重回大地里。
  我问:“水将归到那儿去?”
  静默里观想,
  身心专念中,
  以壮马疾奔之神
  我彻视六尘之性。
  凝望油灯心,
  我集中我的心。
  时间速逝。
  油灯续明。
  我拿起一支针
  按下油灯心。
  按下顿灭,
  一片黑暗。
  火虽熄灭,
  心灵亮照。
  正当晨星出现
  心中万障解消。
  波多恰拉把这首诗逞给摩诃波阇波提尼师过目时,这位主持对她不胜赞赏。
  副婆罗伐那比丘尼,是另一位经历过许多辛酸之后才接触到正法的人。而这完全是有赖目犍连尊者的慈悲。副波罗伐那是个很不寻常的美人。就是她披剃之后,她美貌依然。她勤于修行,又是波阇波提主持的得力助手。
  目犍连和她的相遇,是很偶然的。一天,目犍连路过城中心的公园,看见她站在那里,就像夜里的一朵鲜花,明艳照人。原来,所有的男人都称她‘美莲’。无可否认,她的丽质实地超越世上最美丽的莲花。但目犍连尊者可以看到她眼里透着的痛苦,又知道她心里隐藏着无限的哀伤。他于是停下来,对她说道:“你的确天生丽质,而且满身华服。但我看得出你内心苦恼混乱。你的精神已负荷了很多,但你却仍然追随着暗黑的道路。”
  听到目犍连道破了她内心的感受,副波罗伐那非常惊讶。便她仍假装无动于衷,反驳他说:“也许多说的都对,但这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
  目犍连说道:“你为何这样悲观呢?无论你的过去是怎样,你都可以改变自己,创造未来。脏衣都可以洗净啊。一个满载混乱和疲乏的心,也可以被觉悟之水净化过来。佛陀说过,每个人都有醒觉和找到平和喜悦的潜能。”
  副波罗伐那开始哭泣了。“但我一生都充满着罪恶和不平。恐怕就是佛陀也帮不了我。”
  目犍连安慰她说:“别担心,请让我分担你的过往。”
  副波罗伐那告诉目犍连尊者她本是一位富家小姐,十六岁便结了婚。自从她的家翁过世后,她的家姑便与自己的儿子,即副波罗伐那的丈夫通交。虽然副波罗伐那已育有一个女儿,但因为无法再忍受丈夫与他母亲的乱伦关系,她最后也留下女儿,离开了夫家。多年之后,她再嫁与一个商人。当她发现丈夫在外间暗中养了个妾侍时,她便私下侦查。侦查之下,更发现那个女人原来就是她多年前离弃了的亲生女儿。
  她的伤痛和怨恨是那么的深,她开始憎恨这个世界。她再不信任和爱任何的人。她当了妓女,只顾追求珠宝钱财和物质享受以找寻慰藉。她自认最初见到目犍连时,更曾想过勾引他来揭露世人的假仁伪德。
  ‘美莲’掩面啜泣。目犍也就让她尽量哭走心里的痛楚。跟着,他便对她讲说正法,并带她往见佛陀。佛陀安慰她后,便问她是否愿意在乔答弥主持的教导下修习为尼。她受戒为比丘尼后,经过四年的精进勤修,已被大家公认为修行的表表者。

 

本内容由佛商网整理自互联网,供广大佛友在线研读,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
欢迎转载网站内容给周边的佛友,功德无量。

好书榜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客服: 佛商网在线客服:1480809595

Email:1480809595#qq.com

微信订阅号:FoShang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