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商网

2015
06/15
11:41
评论

您正在阅读:《 让火山止熄 》

第一章:火山


  如果印度那伟大的贤哲所住的地方有火山的话,我想他会在他的教育里提到它,正如他提及那白雪封峰的喜马拉雅山脉一样。
  一直到最近我才有机会亲自目睹这滚沸大地的壮观迸发:这之前也只有在地理杂志及电影荧幕上看到。我这回到印度尼西亚参访时所看到的火山口并非最壮观的。但它们已足以令我认识到,那些费尽毕生岁月去探索这门有关火山活动之科学的人,未必是只为关怀人类安全而那么做。
  我们在生活中,往往对许多周遭的事物视若无睹。面对着一个火山口时,令我蓦然警觉我们所站着的地面的稳定性是很表面化的。我们生活着的马来西亚,正处在火山区的边缘,虽然偶然中会发生一次波动,但地震与火山爆发却一般上被看成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居住在火山坡上的人们应当更警觉有关的危险。但事实并非常常都是如此,这是因为人们却宁可如鸵鸟一般——无视危险。虽有火山爆发的警报却仍然免不了伤亡。肥沃的土地提供了丰收的保证,人们更是增添了对家园的执着。大地、血液与情感已交融得难分难舍。
  我们的向导告诉我们,火山有许多种:活火山、休火山和死火山。
  活火山是活跃的,沸腾的火山口仍然在冒着烟,随时都会爆发,虽然现代科学的测量仪器在某个程度上能预告我们。
  休火山是潜伏的,因为它们已好些时候没有显露任何活动。但因缘形成时它们仍旧会“醒来”。菲律宾的碧拿杜波山(Pinatubo)便在休戚了600年后在1991年爆发。
  当它们已经确定是熄灭了的,那一度活跃的火山才被看成是死的。但我们仍旧无法真正确定,除非我们知道这土地的表层之下有着些什么。
  想想那溶化了的炽热岩石——熔岩快速地飞瀑下山坡,一路上把一切化为灰烬,是多么恐怖的事,虽然造成死亡的有其他的因素,如那分化性的热流。它可轻易的杀人,或带来人类所无法承受的痛苦。只是大自然的情绪是无自性的,因此当它们爆了顶时,便“逃命吧”。
  爪哇是世上最活跃的火山区。其中两座火山——旦伯拉(tambora)和克拉卡道(krakatau)是最多灾害,已夺去数以千计的人命,更莫言物质上的损失。人们亦可被看成是活火山、休火山及死火山。
  当你正怒发冲冠,迷醉淫欲或被愚炽蒙蔽时,你正经历一场爆发。它在你心中、在你周围制造恐怖,而你可能因此失去生命中的一些好东西。虽然它未必杀人,却能比真正的火山更致命。在广岛和长崎下的原子弹便是一个例子。日本人本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亦杀了几百万的中国人。可见人类本身能比自然的灾难带来更多的惨剧。
  因此另有三种的爆发——小、大及灾难性的。小爆发造成小规模的损失,如财富的损失及面子的损失。大爆发造成更持久的损失,如身体的损伤,亲人的永别,甚至丧失个人的生命。灾难性的爆发造成大规模的战争,大屠杀,以及其他不可思议的痛苦。
  你也许能经历了许多小爆发而生还,但一个大爆发便足以把好些人拖下马。但愿这些不幸(违抗一切可能性)不会降临你,但是悲剧最终都会上演的。深入地看你自心,你将会明白我的意思。看看你周围那些会行走的火山,看看世间的不稳定,你将会信服。贪嗔痴之火深入在每一个人的血脉中。一座休火山可一睡几个世纪,这些烦恼却日日吐出污染。
  什么能令这些火平息呢?答案就在问题的根源中—一在那蕴藏着炽热的地底亦存着清凉的生命之泉:就在心中,有着正念的清凉水。
  在世界上最大的佛塔上歇一歇,我了望远处的默拉比火山(Merapi),正把它的烟混和在云层中。有时亦被称为“诸佛之山”的浮罗浮陀(Borobudur),也许正是取灵感于火山而建的。
  看着我们的导帅——佛陀之庄严塑像,安详地持着不同的手式坐着,一个念头在我心中生起:这正是一个真正的死火山啊!那烦恼之火已长久熄灭了。能成为这象征安宁之画的一份子是多么叫人惊异的事啊!

本佛经内容由佛商网整理自互联网,供广大佛友在线研读,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
欢迎转载网站内容给周边的佛友,功德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