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商网

2015
06/19
14:56
评论

您正在阅读:《 中国佛教人物(下册) 》

嘉曹杰、克主杰、僧成、袾宏

 

八○ 嘉曹杰(1364-1432)

 

嘉曹杰,是西藏黄教派宗喀巴的第一位大弟子,在宗喀巴去世后,继承噶登寺的法座,为宗喀巴的弟子所尊敬。

 

嘉曹杰是别人对他的尊称,意思是绍胜尊,法名为盛宝,是后藏仰垛地方人,西元1364年生。十岁时在内宁寺以宝幢为亲教师,以童戒为阿阇黎而出家受沙弥戒,‘盛宝’即是这时取的法名。他依止二人学习沙弥律仪,又从祥怙学习藏文文法,次依岗仅庆喜祥学习《释量论》、《决定量论》等因明诸书。依宝金刚学习《现观庄严论》等般若部教义。依仰垛巴义成宝学习对法。依慧贤学习戒律。复从胜依详贤译师响巴遍智等听讲显密经论。特别是依止惹达瓦童慧复习般若、因明、戒律、对法、中观等显教经论,进学集密等密教诸法,对于内外各种宗派教义,均能贯通,成为惹达瓦的上首弟子。二十五岁时(1388)在后藏拉垛受近圆戒,成为比丘。

 

此后往萨嘉寺等后藏各大寺院立十部大论之宗,名扬各处。又赴前藏诸寺立宗,会见宗喀巴,发愿为其长随弟子。此后直至宗喀巴入灭以前二十余年一直随侍师侧,凡师所讲显密教授,随所听闻,详为记录,或依意旨作注。《曩则敦玛学处》、《圆满次第春期明点笔记》等,都是他记录师说之作。

 

1309年春,宗喀巴在拉萨大召寺广兴供养之后,初建噶登寺,即由嘉曹杰与持律名称幢二人负责修建。凡有一切修造仪式,如观地、白僧、规定净厨、差职事人等,皆照律中的制度。

 

宗喀巴在世时,其徒众已都从嘉曹杰受学,凡经宗喀巴度令出家受戒的弟子,嘉曹杰都摄护使他学业增长,不令荒废。

 

1419年,宗喀巴临终时,把自己的衣帽赐给嘉曹杰,令他继承法位,因此称为嘉曹杰。此后十三年中,每年夏冬二季闭关自修,春秋两季,讲经说法。

 

1431年,赴后藏内宁寺,朝礼供养宝幢的遗塔并广供僧众。这时宗喀巴另一大弟子克主杰来见,于是一同回噶登寺,并请克主杰住持法座,他自己则退居于嘉康则静修。

 

次年(1432),在拉萨布达拉宫示寂,寿六十九岁。由克主杰率众,将遗体运回噶登寺,在嘉康则院中火化。

 

嘉曹杰的弟子,都是宗喀巴的徒众。他自己所摄化的有宝吉祥、慈训、宝祥、名称祥、慧怙、慧坚、功德海等,克主杰、僧成等,也都是嘉曹杰的弟子。

 

嘉曹杰的著述很多,现在刻版流行的共有八函,包括显密各方面。关于因明方面的有:《释量论颂释》、《决定量论大疏》、《正理滴量论释》、《集量论释》、《论量备忘录》、《现量品备忘录》、《因明道论》、《观察关系论释》、《相违连系建立》、《释量论略义》。拉卜楞寺所刻全集本内有《因明正理藏论》的注解。中观方面的有:《中论八大难义备忘录》、《中论八大难义释》、《入中论略义》、《中观宝鬘论释》、《中观四百论释》、《中观庄严论备忘录》、《六十正理论释》、《六十正理论讲录》、《二谛建立正见讲授》。《现观庄严论》方面有:《现观庄严论显义解心藏庄严论》、《现观庄严论略义》、《现观次第修法》、《入现观七十义修法》。其余尚有:《大乘宝性论释》、《集论释》、《入菩萨行论释》、《入行论慧品笔记》、《苾刍学处》、《沙弥学处》、《三十五佛名号功德》。密宗方面的有:《集密妙吉祥金刚曼荼罗仪轨》、《集密师承祈祷文》、《修法普贤义释》、《集密难义笔记》、《时轮二次第道修法》、《修法品四印笔记》、《时轮六支瑜伽略讲》、《圆满次第春期明点笔记》。(法 尊)

 

八一 克主杰(1385—1438)

 

克主杰,是宗喀巴的两位大弟子之一(另一是嘉曹杰),被称为宗喀巴心目中的唯一弟子,是噶登寺法座第三代。对于宗喀巴的不共教义,弘扬功劳极大。

 

1385年,他生于后藏拉朵绛,父名吉祥德贤,母名补珍嘉摩。稍长依狮子幢为亲教师,功德光为阿阇黎出家受沙弥戒,法名善利吉祥贤。先从二师学沙弥律仪,后亲近惹达瓦童慧,受学七部因明,大小对法,《慈氏五论》,《中观理聚》和毗奈耶等,通达无碍。复从智祥受欢喜金刚的灌顶,并学道果等教授。再从福幢等广学显密教法,获得辩才,通达宗派深义。

 

诸部大论学完后,遂往后藏地区各大寺院立宗辩论。1400年冬,克主杰十六岁,到昂仁寺立宗。正巧薄栋班禅无畏尊胜也在该寺立宗。班禅学位很高,名震一时,对萨嘉班墀达所著的《因明正理藏论》从头到尾举出了好多过失,传布于昂仁、萨嘉等各大寺院,并说:萨嘉派格西都不能解答,大家转请克主杰和薄栋班禅辩论。克主杰允诺,于是在大众之中,以佛教正理,将薄栋班禅的主张,逐条破斥。薄栋班禅无辞可解,于是推诿说这是经部自宗的过失。薄栋班禅对克主杰之智慧辩才深为折服,曾造文赞颂他。

 

克主杰很有文学之才华,十八岁时造的《说法狮子文殊菩萨赞》,就是著名的文学作品。以后的著述更为完好。

 

1405年克主杰二十一岁,依惹达瓦童慧为亲教师,拔觉协饶为羯磨师,无等慧为屏教师受苾刍戒。此后常于惹达瓦座前听诸法要。1407年,他二十三岁,持著惹达瓦的介绍信到前藏色拉却顶谒见宗喀巴。他见宗喀巴衣食住行皆如律制,而自己素以大学者自居,所著服装,都不合律,感觉惶愧。接著,他把惹达瓦的介绍信呈上,行弟子礼。宗喀巴因他原以红色大威德为本尊,于是给他传授十三尊能怖金刚大灌顶,并传授以大威德为根本经典《七观察续》、《三观察续》、《四瑜伽次第》等关于大威德的一切教授。自此以后他改修能怖金刚为本尊。又从嘉曹杰、持律名称幢等的弟子听闻法要。在噶登寺中,凡经十月,依止宗师日间讲授《菩提道次第》、中观、对法、因明等显教经论和集密、欢喜金刚、胜乐、时轮等密教经论,夜间讲授生起次第,圆满次第要义。

 

他学得一切教授之后返回后藏,作仰朵绛惹住持,广播教法,因此有绛惹迦巴的称号。又建日窝觉仅寺,常住寺中净修宗喀巴所传的显密教授。

 

当时,法王饶敦巴(当地官长)对克主杰深为敬慕,自为施主请克主杰建祥轮大乐寺宣扬宗喀巴的教法。但后来两人的意见发生不合,克主杰因此离开祥轮寺,仍回日窝觉仅寺静修。

 

以后数年常在日窝觉仅寺、伦拔梭寺、结淩寺等处弘法著述。

 

1431年嘉曹杰到后藏内宁寺时,克主杰往见。嘉曹杰请他继承噶登寺法位,于是同返前藏。到噶登寺时,上座宝幢率寺内全体僧众迎接礼敬。嘉曹杰退位,请克主杰噶登宗师的狮子宝座,依照成规如法教化大众,每年广讲《菩提道次第论》一遍,并传授请尊灌顶、教授,还在宗喀巴肉身殿顶上建造金顶。嘉曹杰去世后,将其遗体迎回噶登寺火化,并在宗喀巴塔右侧建造银塔供养遗骨。此外他又在噶登寺兴建讲经扎仓,派释迦室利等为教经阿阇黎,宣传五部大论弘扬宗喀巴的教法。1438年2月殁,寿五十四,据说转世的班禅,以他为第一代。

 

克主杰的得法弟子很多。其上首有法王慧法护、霞炉善幢、堪勤福胜成、遍智圣光、具法善现、拔梭法幢、宝海慧、仅俄慧幢、刹廓瓦法称、法王义成祥、漾绒瓦法自在称、上座法护等。

 

克主杰的著述,现在流通的有十二函。在显教方面有:《宗喀巴大师传》、《现观庄严论注疏》、《释量论大疏》、《显示甚深空真实义论》、《三律义建立论》等多种,都是现在西藏佛教学者所必须参考的书籍。在密教方面有:集密的各种修法,能怖金刚、胜乐论、欢喜金刚、时轮等各种修法经的注释。又有总贯诸部密教的《续部总建立论》等。(法 尊)

 

八二 僧成(1391—1474)

 

僧成,是西藏佛教格鲁派宗喀巴的大弟子之一,是达赖喇嘛的第一世。

 

僧成于1391年,生在萨嘉寺附近的一处牧场,父名滚波多杰,母名觉摩曩吉,幼年为人牧羊。七岁时丧父。他亲手写出《药师经》一部为亡父忏罪。并在拏塘寺从成就慧受五戒。又从释迦祥学习梵文、藏文、胡文等各种文字。出家后,在拏塘寺长期教授徒众读诵和书写,遂称为僧成字师。由于他书写善巧,后来扎什伦布寺的佛菩萨名号、赞颂、吗呢等咒文以及各佛殿中梵文字书,多半是他亲手所写。

 

僧成十五岁(1405)出家。是年三月,在拏塘寺,依成就慧为亲教师,罗敦巴为阿阇黎,受沙弥戒,起法名僧成祥,后在末后自添贤字,具名‘僧成祥贤’,简称僧成。

 

僧成出家后,住拏塘寺依僧祥学习声明五种结合等等。又从福慧、温敦能仁祥贤受学各种灌顶及经论讲解等。年满二十岁时(1410)仍依成就慧为亲教师,在拏塘寺受近圆戒。遵师嘱听讲全部迦当派法类。又依罗敦巴的指示,先学因明论。同时在亲教师前,受欢喜金刚九尊等多种密法灌顶,及幕依怙、药师佛、能仁及十六尊者仪轨等许多随许法,又受中观派的发菩提心的仪轨,并受菩萨戒。还听了迦当派六论等许多教法。

 

僧成在二十五岁时(1415)与饶却巴结伴赴前藏。先到茶主寺,后到塘波伽寺,从绒敦释迦幢听讲《现观庄严论》。此时宗喀巴受藏王名称幢邀请,到扎什朵喀讲经。僧成随侍滚桑巴往见,请决《决定量论》之疑义。听讲《辩了不了义论》、《中观论释》、《事师五十颂释》、《根本罪释》等。他智慧聪颖,深得宗喀巴所嘉许,给以一件穿过的五衣作为将来弘扬律学的因缘,继而他从师命,回塘波伽依日幢受学集密不动等、十三尊金刚怖畏、十三尊红大威德、五尊红大威德等密法。后来到噶登寺,仍从宗喀巴闻法。次年(1416)秋,他又到噶登寺从宗喀巴听讲《菩提道次第广论》和《胜乐轮根本经》等。并从嘉曹杰听讲因明、《现观庄严论》等法。如是经过三年学法很多。

 

1419年宗喀巴到哲蚌寺时,他又从听讲《菩提道次第论》,并受拏热六法,《入中论》等许多法。宗喀巴后到色拉寺会释迦智法王,依著清净戒律为基础,树立讲授集密和胜乐的道场。僧成以随从慧狮子参加。以后到弘扬戒律的根本道场卓萨寺学律。

 

1426年三十六岁,随同慧狮子回后藏,先住绛勒寺给僧众讲经。五、六年间,在拏塘寺、绛勒寺、达拏日库等处讲经。四十岁(1430)在拏塘寺造《入中论释善显密意镜论》,这是僧成著书之始。

 

次年往拉朵区宏法,朝礼各处胜迹,并参访著名僧侣。又在协迦寺和班禅尊胜的弟子拔敦桑杰巴辩论佛法,以此亲近班禅尊胜。学了‘二十一尊度母’、‘十七尊度母’等灌顶,和妙音天女、大白伞盖等许多随许法。并回答了班禅所提的许多问题,得到班禅欢喜嘉许,称他为‘一切智僧成’。

 

1432年开始著《释觉论疏》。以后去萨嘉寺朝礼幕依怙后,到绛绷摩且廓弘法。翌年返回拏塘寺,著《中观论疏宝鬘论》。以后继慧狮子担任日库寺住持。四十七岁那年(1437)十月,他完成了《因明正理庄严论》的撰著。此后自己多次讲说此论,至今仍为西藏三十六寺学习因明时必备的要论。同年把日库寺住持让位于善慧法王,自己暂在格塔寺闭关自修。

 

次年,由格塔寺动身赴前藏,在噶登寺从虚空祥法王受大轮加持续的灌顶和教授等,所讲《菩提道次第论》中修菩提心等许多深广法门。又到鄂王寺从妙音宝幢受到时轮的圆满灌顶,六支加行的讲授,续师的广讲并一切支分教授,以后回到噶登寺,又从虚空祥法王学到许多法。这时因应后藏施主的迎请,与慧狮子一同返回后藏。此后多在拏塘和绛勒两寺讲经,并著《毗奈耶因缘起大集》和《别解脱经疏》。后又著《戒学规章》实行布萨、安居、解制的行持,有时闭关静修,并造了许多赞颂和发愿文等。从此即在后藏讲经弘法。

 

僧成自从慧狮子圆寂之后,为了纪念恩师,想造佛像安置寺中供养。因此募缘,于1447年夏,铸成小型度母像一座,后又铸释迦坐像,高二十五手。像内装有宗喀巴等的舍利,慧狮子的头盖骨和经像珍宝。为了安置佛像,同年十月,他偕诸施主观察地基,建造扎什伦布寺。此后,他就多在此寺广讲经论,寺僧日增,遂成格鲁派在后藏的唯一大寺,并为西藏格鲁派四大寺之一。

 

僧成又想建立集密诸像,树立讲说集密法的规则,命其弟子贤吉祥在寺讲说。同时,铸造集密五部像及白度母像。又在大殿中,塑造教主、无量寿佛、药师佛、八大菩萨和二十五肘高的弥勒像。七十四岁(1464),他邀请各处善书者,抄写经藏一部,并彩绘佛殿的壁画。随后又铸各种尊像。七十九岁(1469)开始著《律经大疏》。

 

后又刻贤劫千佛像,历代传承师长、三十五佛、十方诸佛、药师八佛、及诸本尊的石像,并佛名号等很多。

 

教化完毕,遂把寺事嘱诸大弟子,于1474年十二月,圆寂于扎什伦布寺,寿八十四岁。

 

僧成一生广事弘法,弟子很多,前藏、后藏大小寺院的住持,讲经法师多半是他的弟子。初期最著名的有慧密、祥贤两律师,又有愿祥,班禅贤吉祥、无垢友、施祥等。中期有班禅教理海、名称如意、具力光明等。晚期有庆喜利乐、善慧日、班禅福顶等。

 

僧成讲说经论,多依据宗喀巴、嘉曹杰和克主杰的注疏而讲,自己的著述有《毗奈耶因缘大集》、《律经大疏》、《别解脱经注》、《释觉论疏》、《正理庄严论》、《中观论疏》、《入中论疏》,诸佛菩萨的赞颂、愿文等,约数十种。另有《俱舍颂释》,是他的大弟子菩提祥等听他讲说作的笔记。(法 尊)

 

八三 袾宏(1535—1615)

 

袾宏,杭州人,俗姓沈。他十七岁时补诸生。二十七岁以后,在四年之间,连遭丧父、失儿、悼亡和丧母的刺激,即作《七笔勾》而出家受具,自号莲池。晚年居云栖寺,所以世称莲池大师或云栖大师。他提倡念佛风化被于一代,被推为莲宗第八祖;他又和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蕅益智旭,并称为明代四高僧。

 

隆庆五年(1571)他从外地参访回到杭州,乞食梵村,见云栖山水幽寂,就在那里结茅安居。由于得到梵村居民的随喜,为他建立禅堂、法堂,不久竟成了著名的丛林。云栖的宗风以净土法门为主,冬季坐禅,余时兼讲经论。这时南北戒坛久被禁止,他令受戒者自备三衣于佛前受戒而为作证明。在律学方面著有《沙弥要略》、《具戒便蒙》、《菩萨戒疏发隐》等,建立了律制的范例。他竭力提倡戒杀放生,同时修订了《瑜伽焰口》、《水陆仪轨》及《朝暮二时课诵》(《诸经日诵》)的仪式。这些仪式,一直流传到今天。

 

云栖的教学是多方面的。他不但是净土宗的大师,也是华严宗的名僧,因此受到两宗学人的崇奉,清守一的《宗教律诸宗演派》以他为华严圭峰下第二十二世。清道光四年(1824)悟开撰《莲宗九祖传略》,列云栖为莲宗第八祖。

 

云栖对于华严和禅学的造诣虽都很深,但其思想的归趣则在净土。他认为净土教并非和各宗对立。他的《普劝念佛往生净土》说:‘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经,经是佛说,正好念佛;若人参禅,禅是佛心,正好念佛’(《云栖遗稿》卷三)。但他也同样重视经教。他说:‘予一生崇尚念佛,然勤勤恳恳劝人看教。何以故,念佛之说何自来乎?非金口所宣明载简册,今日众生何由而知十万亿刹之外有阿弥陀也?其参禅者借口教外别传,不知离教而参是邪因也,离教而悟是邪解也。……是故学佛者必以三藏十二部为模楷’(《竹窗随笔·经教》)。这都说明他极力要把净土思想和各宗教义统一起来。

 

云栖提倡的净土法门仍以‘持名’为中心。他撰《阿弥陀经疏钞》说:‘今此经者,崇简去繁,举约该博,更无他说。单指持名,但得一心,便生彼国,可谓愈简愈约,愈妙愈玄,径中径矣’。他以摄心为学佛的要道,念佛为摄心的捷径,并开‘念佛门’、‘止观门’、‘参禅门’为方便门,而指出‘念佛一门止观双备’,从教理上阐明禅净的一致(《云栖遗稿》卷三《答何武峨给谏》)。又说:‘念佛一门而分四种:曰持名念佛、曰观像念佛、曰观想念佛、曰实相念佛。虽有四种之殊,究竟归乎实相而已’(《云栖遗稿》卷三《普示持名念佛三昧》)。他又引古德说明观想念佛的困难而强调持名的功德说:‘观法理微,众生心杂,杂心修观,观想难成。大圣悲怜,直劝专持名号。良由称名易故,相续即生。此阐扬持名念佛之功,最为往生净土之要。若其持名深达实相,则与妙观同功’(同上)。

 

云栖对《阿弥陀经》的教理判释,是采用华严家的主张。他认为就教相来说,《弥陀经》为顿教所摄,并且兼通前后二教(终与圆)。他说:‘此经摄于顿者,盖谓持名即生,疾超速证无迂曲故’(《弥陀疏钞》卷一)。

 

云栖对于儒佛两家的看法,虽认为两者根本不同,但却采取调和的态度。从《竹窗随笔》的《儒释和会》和《竹窗二笔》的《儒佛交非》、《儒佛配合》三条看来,可以理解他的思想。他说:‘有聪明人以禅宗与儒典和会,不惟慧解圆融,亦引进诸浅识者不复以儒谤释,其意固甚美矣……。若按文析理,穷深极微,则翻成戏论,已入门者又不可不知也’(《儒释和会》)。他又说:‘自昔儒者非佛,佛者复非儒,予以为佛法初入中国,崇佛者众,儒者为世道计,非之未为过。儒既非佛,疑佛者众,佛者为出世道计反非之,亦未为过。迨夫傅(奕)、韩(愈)非佛之后,后人又仿效而非则过矣。……迨夫明教(契嵩)、空谷(景隆)非儒之后,后人又仿效而非则过矣’(《儒佛交非》)。他又说:‘儒佛二教圣人,其设法各有所主,固不必歧而二之,亦不必强而合之。何也?儒主治世,佛主出世。……故二之合之,其病均也’(《儒佛配合》)。他在这里说明儒佛两家应该采取的态度。

 

云栖一生虽专弘净土,但也以文字作佛事。他的著述有《菩萨戒疏发隐》五卷、《弥陀疏钞》四卷、《具戒便蒙》一卷、《禅关策进》一卷、《缁门崇行录》一卷、《水陆法会仪轨》六卷、《楞严摸象记》十卷、《竹窗随笔》三卷、《山房杂录》二卷、《云栖遗稿》三卷等三十余种。这些著述于云栖寂后由他的僧俗弟子大贤、邹匡明等搜集编次,分为释经、辑古和手著三类,总称之为《云栖法汇》。崇祯十年(1637)比丘智瑛刊为方册本,现在流行的刻本则是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金陵刻经处所重刻。

 

云栖在明末享有盛名,当时信佛的朝野人士如宋应昌、陆光祖、张元、冯梦祯、陶望龄等都受过他感化。他的弟子不下数千人(德清的《莲池大师塔铭》)。其中居士多于僧众,且多为海内知名之士。出家弟子中比较知名的,有广应、广心、大真、仲光、广润等。(林子青)

 

本佛经内容由佛商网整理自互联网,供广大佛友在线研读,为教化世人所提供题材。
欢迎转载网站内容给周边的佛友,功德无量。